關於部落格
莫名生出的翻譯和美漫的心得(主要是我想貼奇怪的截圖)
  • 239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z&l

Z先生和L。 @ 萊恩‧林格。是一個腳踏實地的生意人。第一次見到Z先生是在林格科技公司的大樓樓頂。萊恩已經在報紙、電視的新聞報導中聽聞過Z先生的大名,但這還是他第一次親眼見到Z先生。Z先生是Z市專屬的超級英雄。大約從一年前他開始出現在Z市,以打擊犯罪、拯救無辜善良的市民為己任。 萊恩那時對Z先生倒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當幾個月前萊恩看見電視牆上出現Z先生那巨大的身影,一旁的秘書拉娜忍不住問問他對這位新出現的英雄之評價。 「老闆,你覺得他怎樣?」拉娜將沉浸在報表當中的萊恩喚醒。 「嗯?」萊恩抬頭看看電視牆上Z先生的特寫,皺皺眉頭。「…大家都喜歡他吧?聽說他獲選Z市女性的夢中情人第一名?」 「老闆,我是問你的意見,不是問一般人的評價。」拉娜翻翻白眼,她認為她的老闆有時候真的是難以置信的遲鈍。「你不覺得他很吸引人嗎?」 「好吧,真要我說的話…」萊恩盯著牆上的身影好一陣子才開口。「這Z先生人是長的挺不錯的,但是...,穿著曲線畢露的緊身衣在天空飛來飛去的人要不是沒有什麼神經,就是十分自戀,」萊恩接著說,「再加上他花了太多時間在打擊犯罪上,他大概根本就沒有工作,就算他有工作的話,他想必一定是個十分偷懶的員工,我個人最不欣賞…」 「老闆。」拉娜忘記身為工作狂的老闆腦袋裡只有一種東西,就是工作。像是只能洗衣服的洗衣機一般,就算它再高級,她不能指望這台洗衣機能夠幫她烘乾衣服。 「嗯?」 「我瞭解你的意思了,回去工作吧。工作狂。」 萊恩倒不覺得自己腦袋裡頭只有工作,他是樂於工作沒錯,但這並不代表他不享受在冬天時窩在暖暖的被窩裡,然後要管家將早餐端到床上來一邊看電視,或是在夏天時,一邊吃上一筒霜淇淋一邊看電視之類的,尤其是他的電視牆,電視電視,多麼偉大的發明。 總之,他覺得他很能夠享受生活中的小事,就像是他見到Z先生那天一般。 那天是一個非常晴朗的好天氣,微風徐徐的吹在萊恩的身上,太陽照得他身上微微發燙,讓人暖和的想睡覺。他只要仰起頭就可以隱約看到自己頭頂上車水馬龍的林格大道。總的來說,是不錯的一天。當然,如果可以忽略因為被倒吊在科技大樓的頂樓導致血液往腦袋沖的不適感,以及隱隱作痛的身體的話,萊恩可以說那是真的,非常不錯的一天。 萊恩對於自己被倒掛在摟頂還有心情欣賞今日的天氣的自己感到十分得意,如果他命大沒有摔死的話,他就要告訴拉娜,他的腦袋裡真的不是只有工作而已。 就在萊恩讚嘆太陽和微風以及宇宙之奧妙的當下,Z先生出現了。 一開始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雙黑色的靴子。萊恩分不清楚那是怎樣的材質,不過挺帥氣的。然後是一雙包裹在在藍色緊身褲的長腿出現在他眼前,然後是穿著深藍色緊身衣的胸膛,緊身衣下是結實的肌肉,他看的出來眼前之人絕對有在健身,然後印入眼簾的是Z先生的臉。 萊恩知道Z先生五官端正,甚至可以稱得上是美男子,但是以他現在的視角以及腦袋充血的程度,嚴重的引響了他的判斷力,所以就算是和本人近距離的接觸之後,他也只能說Z先生有一個嘴巴、一個鼻子、兩個眼睛,一個都沒有少。 「你需要幫忙嗎?」Z先生開口說話了。萊恩以為Z先生的聲音會十分的有活力,就像那些電視中喜愛日行一善的童子軍,相反的,Z先生聲音低沉的似乎有些有氣無力。 「嗯,如果不是太麻煩的話。」萊恩客氣的回答,等著Z先生使用他的神力將他從這不上不下的處境解救下來。 Z先生卻只是雙手環胸好整以暇的說:「所以發生了什麼事?」 「嗯…我開除了我的一個員工。」 「嗯哼?」Z先生用鼻子發出聲音,示意萊恩繼續。 萊恩可以從Z先生的表現斷定他其實不像大家說的那麼和善,哪有人會質問一個被倒吊在樓頂的人為什麼他會被吊在那裡,卻不先把人放下來?萊恩突然想到幾個月前他對Z先生的評價,沒神經似乎很符合Z先生現在的狀況,萊恩還在心中偷偷在他對Z先生的評價加上過於冷淡、漠不關心、不好相處。 「嗯…他似乎不是很滿意我的決定。」萊恩模仿Z先生的姿勢,將垂在空中的雙手環抱在胸前。 「你不是無緣無故開除他吧?」Z先生半瞇著眼,像是質疑他的作為。 「不,怎麼可能呢,是因為他平常在工作崗位上偷懶,經常曠職,所以才將他解聘的。在我將他開除之後才有員工發現他竊取公司機密資料售給其他公司,我們正打算採取法律途徑。」 「理由倒挺充分的,所以他因為不滿你將他開除就把你到吊在樓頂?」 「不,據他說他是因為我因為偷懶這種小事而解雇他讓他很沒面子。」 「所以他就把你到吊在樓頂?」 「不,他本來是打算先揍我一頓,打斷我幾根骨頭,然後再開槍斃了我。」 「喔?發生了什麼事讓他改變心意?」 「不,老實說他並沒有改變心意,他先揍了我一頓,打斷了我幾根骨頭,然後才開槍,一切都按照計畫。沒想到他的手槍卡彈,我早知道那家公司的產品品質不良,所以前陣子他們向我們公司提出合作申請的時候,我才拒絕和他們合作…喔…」萊恩在看見Z先生不耐煩的表情之後停止自己的碎碎念。「…於是他只好改變計畫,把我從樓頂推下去。」 「就我的觀察來說,他並沒有把你推下去。」Z先生指了指萊恩。 「那是他的打算,只是我的褲角勾住了掉不下去。」萊恩挺驚訝自己的褲子可以撐這麼久,這家西服的材質還挺不錯的。 「他就這樣把你丟在這裡不管就走了?難道你的員工沒有一個能阻止他嗎?」Z先生皺皺他十分英俊的眉毛。 「他打算在大樓裡放火把我和大樓一起燒掉,而且今天是周末假期,公司裡頭只有我。」萊恩有點後悔自己為啥不在家休息算了,偏偏要趁公司空無一人的時候來加班。 「我沒聞到大樓裡有燒焦味啊?」Z先生皺皺他十分英挺的鼻子。萊恩心想如果他真能從大樓頂端輕鬆的聞到公司內部的氣味的話,他的嗅覺一定十分之好,這倒也不是不可能,Z先生都會飛了,就算有超級嗅覺也不算什麼。萊恩在他的念頭飄移到Z先生還可能具有的能力之前,即時回答Z先生的問題。 「嗯,我們大樓裡有嚴禁菸火的規定,所以要在大樓裡找到能夠點火的東西可能有一點困難。」 「我猜他跑到大樓對面的便利商店買打火機了。如果他在工作崗位上也能像今天一樣不屈不撓的話,他就不會被開除了。真令人感到遺憾。」萊恩接著說。 「就算他不偷懶,你不是還有其他開除他的理由嗎?」 「阿,說的是,我都差點忘了。」 Z先生翻翻白眼,「我去便利商店看看。」他轉頭往便利商店的方向飛去。 Z先生一下就回來了。「這人是你的員工嗎?」萊恩發誓,Z先生大概只走了兩秒鐘。 「前任員工。」萊恩盯著在Z先生手上扭動掙扎的前任員工,難道他不知道他在半空中嗎?就算在Z先生手中掙脫,他又能逃到哪裡去呢? Z先生點點頭,一把抓住萊恩的皮帶,用了點力,將他和大樓交纏的皮帶分開,一隻手環在他受傷的腰上,萊恩忍不住哼了一聲。 「你受傷了?」Z先生有點驚訝的說。 「我剛剛提過了我有幾根骨頭斷了。」萊恩忍不住質疑Z先生剛剛到底有沒有聽他說話。 「抱歉,我剛剛有些走神。」Z先生雖然道了歉,但萊恩聽不出他的歉意。 Z先生看著左手上的傷患和右手上的罪犯,思考了一下:「我先將他送去警局,待會再送你去醫院。」 「喔,好。」萊恩點點頭。 @ 在被送到醫院之後,Z先生也沒打個招呼就走了,只留下萊恩被不知道從哪得來風聲,蜂擁而來的媒體包圍,擋在急診室門外。 「林格先生,請你說說對這次攻擊事件的看法。」其中一位記者舉著麥克風要他發表意見。 「叫我萊恩就好。」萊恩說,他從過往的經驗得知,應付媒體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嗯,我個人十分遺憾發生這種事,幸運的是公司沒有其他的員工在場,我會在之後加強公司內外的保全設備,防止類似的事情再度發生。」 「萊恩先生。這是你第一次和Z先生碰面,請問你對他有什麼評價?」 「我十分感激Z先生,沒有他,我現在也不可能站在這裡。」萊恩看見女記者似乎還等著他再多說幾句話,「喔!評價!」萊恩摸摸下巴,思考了一下。「Z先生本人十分的英俊,也和大家說的一樣親切,如果你是想問這個的話。」萊恩戲謔的對女記者一笑。「可惜我沒要到他的電話號碼。」他故作無奈的兩手一攤。 萊恩逗趣的發言讓在場的記者都笑了,然而在記者有時間再多問一些深入的問題時,萊恩已經進了急診室。 萊恩對自己不實的發言感到有點心虛,Z先生與親切一詞完全沾不上邊,他有些懷疑Z先生親切的好名聲到底是從哪裡傳出來的?莫非是大家都不好意思把自己的救命恩人說的太糟?也許不小心得罪了Z先生,下次有難的時候他可能就束手旁觀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還好他沒有說出實情。萊恩為自己作了正確的決定喘了一大口氣,不小心牽扯到胸口的傷,讓他痛的差點暈了過去。 萊恩斷掉的肋骨幸運的沒有戳穿他的肺部造成氣胸,醫生替他開了麻藥,將他固定在床上,等到萊恩傷勢較好,可以稍微活動時,醫生便把麻醉藥給停了,被困在醫院沒事做的萊恩便要求拉娜帶點東西來醫院打發時間。 「最近幾天的報紙、公司的企劃書、你要的巧克力蛋糕。」拉娜將一堆東西直接堆在萊恩腿上。 「拉娜,我是病人欸,你能不能溫柔一點。」萊恩隨口抱怨,便翻開他心心念念的企劃書。 「是病人就別工作了,看看最近的新聞,你和Z先生都上了頭版呢。」拉娜拿走她老闆手中的工作,將報紙攤開放在萊恩面前。 「不就是講Z先生又拯救一條無辜的生命嗎?我是當事人怎麼會不知道?」 拉娜搖搖頭,「不,你看清楚。」 萊恩看清楚了標題:「萊恩‧林格對Z先生展開追求!」「什麼!」萊恩翻看其他報紙,標題多半是林格對Z先生愛的告白等沒營養的標題。其中有一份新聞居然還放上他和Z先生的照片,再用一個大大的愛心框起來。 萊恩內心十分激動,他張開嘴巴想說些什麼,血氣卻湧上腦袋,他兩眼一翻便昏過去了。 「醒醒。」萊恩可以感覺到有人不停的搖晃他的肩膀,「醒醒呀!」他感到臉上一痛,在拉娜打算再給他一巴掌前,便睜開眼醒了過來。 「你…對病人要溫柔點啊…」 「我以為你要死了。」 「你可以去叫醫生。」 「一時激動,沒有想到。」 「你說說,這是什麼?」萊恩指著報紙的標題。 「你又沒摔壞腦子,不會自己看?」 萊恩仔細的看過內文,發現報導都是根據他說出的玩笑話加油添醋而來。 「唉,現在的記者啊…難道都沒有幽默感了嗎?」 「還不是你讓人家有機可乘。」「你對他的印象真有改觀到讓你去要電話?」 「不,更差了,比我想的還糟。」萊恩說,「他對我的印象大概也不會好到哪去。」 「唉…居然得罪了Z先生啊…」萊恩雙手抱頭,乒的一聲倒在病床上。 「別難過,有個好消息讓你知道。」 「什麼?」 「在你對Z先生告白之後,」拉娜無視萊恩的瞪視,「我們公司的股票漲了。」 「你..什麼?」 「你沒聽錯。」拉娜拍拍她老闆的肩,「所以我說,你可以儘管去追求Z先生,我不會阻止你的,公司也沒有人會阻止你的。」 「都說了那只是玩笑話而已。」萊恩將枕頭蓋住自己的臉,悲慘的呻吟。 「你知道這種事的,弄假成真也未必不可。」拉娜挑挑眉。 「拉娜~~」 「好好好,我不說了,不過你真的可以考慮一下。可以增加公司的形象之類的。」 「拉娜!」 @ 萊恩第二次再遇見z先生,他維持著和他們第一次碰面同樣的姿勢─整個人被倒吊在大樓頂端。不過倒不是同一棟大樓,這次他是被吊在林格企業旗下的一家藥廠。 他被吊在樓頂有些時間了,聚集到腦袋的血液讓他有些發暈,他思考他是不是應該發出一些聲音吸引Z先生的注意。當然,如果z先生的聽力有大家說的那麼好的話。 「z先生!」Z先生上次可以說是面無表情,但現在他的表情有點臭。 「又是你。」Z先生再次雙手環胸,好整以暇的盯著他看。「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嗯,我覺得他喜歡北京烤鴨。」萊恩有點尷尬,他沒想到還會碰見Z先生,也許他應該隨時在身上準備致歉的小抄。 「嗯,大樓內部好像開始起火了,能不能先去救困在裡頭的員工,然後我們待會再聊?」萊恩想爭取點時間想好他的說辭,於是要求Z先生先拯救他的員工,而且他不認為以Z先生的心情會在一時半刻之內打算放他下來。 「沒問題。」 Z先生走後又過了半小時,l還被吊在樓頂,越來越大的火勢和隨之而來的濃煙嗆的他睜不開眼。 「好吧,其實我可以叫他先把我放下去的。應該也花不了他幾秒鐘。」艾爾在心中嘆氣。 L擺動身體想擺脫身後大樓傳來燙人的溫度,沒想到綁住自己的神子斷了。 L感覺自己往下掉,難以赫止的嗚了一聲。腦袋一麻胸口一緊他心中湧出了他這輩子聽過的所有髒話。 然後一雙強壯的手臂接住了他,然後是z先生溫柔安撫他的話語。他發誓就是那一刻他愛上了z先生。 「所以,你是為什麼又被吊在樓頂?」 「公司的前任員工,把公司還在實驗當藥品偷出去賣,於是我把他開除了,他不是很高興…」 「他本來想替我注射藥物,但是我提醒他公司裡其實有解藥,他就決定將我吊再這裡,然後再把公司燒掉。」 @ 研發的所有新藥的計畫都被凍結了,因為科技公司的前員工居然有勢力在裡,打至他們的人體實驗計畫完全無法通過,只好停止研發。 @「拉娜,我好像對z先生 …。」 「沒有人能拒絕的了你的魅力的。 欸,不要現在。等明天,準備好了在上。 「咳咳咳~~Z先生?Z先生?嗯…Z先生救命啊?」 「是你?有什麼事?」 「啊…今天天氣真好。你有看今天的天氣預報嗎?聽說晚上會下大雷雨欸。」 「你找我只是想和我討論天氣?」喔喔!不妙,牠看起來很不耐煩。 「喔,當然不是,等等。」他從口袋中討出一張準備已久的小抄。「嗯,感謝你長久以來對我的援助,本人感到萬分感激。而你在我的心目中形象良好,最近更纏繞在我心頭不去,因此,我斗膽的請問你是否有意思與我共築愛巢?」 「你是在開玩笑嗎?」 「我是認真的。」 「我喜歡你,可以跟我交往嗎?」 「對不起,我真的覺得你只是對偶像的崇拜一時的迷戀,你很快就會退燒了。我忙著和這城市的罪犯周旋保護市民的安全,再加上我白天還有另一份工作。我真的希望你以後也不要再浪費我的時間了。」(他知道有人在偷拍,他以為是艾爾設計他!) 「我還能在看見你嗎?」 「聽著,我不是你的員工可以呼之即來,揮之即去。我沒有回覆你的義務。事實上,我不想在看見你了,如果以後有什麼意外,請你好自為之。」 L沮喪了好一陣子。他不但被拒絕還不小心成了八卦雜誌的頭條。他發誓要買下那家該死的小報,然後將他們通通裁員。話說,這些記者也太神通廣大了吧!居然可以知道在樓頂會發生什麼事?有問題,他得問問拉那。不幸中的大幸是,他們公司的股市倒沒有受到負面新聞太大的影響。 @公司,拉娜的反應 拉娜!這是怎麼一回事!對不起啦!老闆。我制是想加強公司形象啊。客機公司老闆與城市英雄的戀曲。對公司很有幫助。而使是你自己不爭氣!你不是說過沒有人能拒絕你嗎?大騙子。我有說過這種話?幾時。我剛進公司的時候。喔~~喔!好吧。我想我說的是我沒有讓人拒絕過。這兩件事是有分別的。因為我還沒有給別人這個機會過。 「喔!可憐的艾爾。這是你的初戀囉?好吧!至少他轟轟烈烈的。欸,你介意我今天早點下班嗎?今天情人節,我男朋友要帶我出去吃飯。」 「隨便你啦!」 @ 拉娜走後,艾爾看著空曠寂靜的辦公室,拿著筆嘆了口氣打開卷宗,卻忍不住盯著文字發呆,等他回過神來,文件上所有的z都被他圈了起來。「給拉娜看到就完了。」才看了沒幾個字又闔上。在辦公室待不下去。於是他上街頭閑晃。看這一對對的情侶,讓他心中更不好受,他看看四周,躲到書店裡頭。他隨便拿起一本雜誌,邊翻邊想著發生的事。 但他後來想,只是時間不夠嘛!如果他能想辦法待在z先生旁邊幫忙他,或是只要能夠經常見到他,難保不會日久生情什麼的。前提是不能影響他的工作。 想到這,l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聰明才智,那就成為z先生的夥伴似乎是一個不錯的主意。但是要怎樣才能成為一個超級英雄呢? L打開剛買的愛與和平著的《成為超級英雄的十八個秘訣》,第一認清自己以下幾項題目請作答: 你有超能力嗎?1有2一點點3完全沒有。3完全沒有,好吧接題3 你很有錢嗎?1億萬富翁2家境小康3很窮。1億萬富翁,好,接題7 你是個有正義感的人嗎?1是2還好3完全沒有。2還好。接… 你空閒時間很多嗎? 你平常會做以下幾件事嗎;扶老婆婆過馬路;阻止別人插隊;拯救困在樹上的小貓?1都會2有一些3完全沒有3完全沒有 你會為了打擊犯罪做到何種地步1穿上滑稽的服裝來赫止罪犯,並為了打及犯罪加強自己的體能訓練而放棄個人的生活享受。2打擊犯罪我只在心情好的時候偶一為之。3達及犯罪事員警的任務。嗯2? 你是b型:雖然你有想要嘗試成為超級英雄的願望,也具有一定的正義感,但是沒有積極的熱誠是無法達成的。成為超級英雄對你來說只是不切實際的渴望。推薦你超級英雄的幫手,提供貧窮的超級英雄財務上或裝備上的幫助。 可是幫手也不能常常見到超級英雄啊! 他翻開附贈的另外一本《成為邪惡反派一百招》。 1你有錢嗎?很多錢嗎? 2你有野心嗎?我是說強烈的野心喔! 3你邪惡嗎? 4你聰明嗎? 5眾人害怕你嗎? 6你有認識的超級英雄嗎? 7你有嚴重的童年創傷或是青年創傷或老年創傷嗎? 8 9 10 恭喜你,你有百分之八十的潛能成為史上最邪惡的壞蛋。現在就開始你的邪惡事業吧! 1尋找與自己匹敵的超級英雄。身為一個壞蛋,一定要有一個與你做對的英雄才能顯的出你的身價。並陳你沒有進行你的邪惡計畫的空閒時間尋找超級英雄的秘密身分,這樣你就可以用來威脅他。 秘密身分:英雄不從事打擊犯罪時的平民身分。 啊,秘密身分啊?z先生平日是做什麼的啊?l決定, 萊恩看完書只覺得不可思議,最好是超級惡棍會買一本手冊來自修。 不果裡頭有些建議還是挺不錯的。像是發現Z先生的秘密身分! 他撥了一通電話,「喂…」 @ 索爾坐在辦公室裡隨意翻閱著朋友寄來的書。他很高興朋友在生日的時候想到他,但是他挑選禮物的品味可不太好。如果這本書不是禮物的話,他早就把它丟進垃圾桶裡了。─《成為超級英雄的十八個秘訣》,天啊!一想到這個書名就讓他起了一陣寒顫,他有點懷疑他的老兄弟是不是故意寄這本書來取笑他的職業生涯。 對,他嗩餌,正職是個沒錢領的超級英雄,副業是私家偵探─還是個不太傑出的私家偵探。你會以為憑他的超能力,像是超於常人的聽力、嗅覺、視力等等,他應該能夠將這個副業幹的非常出色,但是現實總不如想像美好,想要僱用他調查的人少之又少,直到一年之前他受雇調查一件商業大亨的婚外情,委託者是那位商業大亨的老婆。等到他把調查資料完成,委託人卻已經意外身亡。索爾覺得很可疑,卻又不能找到商業大亨與其妻死亡有關的證據,所以他拿著商業大亨偷情的資料直接向他攤牌。回想起這件事,他得說那真的不是非常聰明的舉動,尤其是對方是有錢的能買下整座城市的惡霸。於是他不但沒拿到他的委託金,三不五時還有人上門找碴,甚至警察也不敢介入,而身為無助柔弱的良好市民的索爾,也只能任由那些惡棍將他當沙包打,他只能慶幸自己很不容易受傷。 而在發生這些事之後,更沒有人敢委託他調查了,為了餬口飯吃,他只好狼狽的搬到Z市重新開始。成為Z市的超級英雄和一個不太傑出的偵探。 他得說他做的還不錯。直到那個該死的Z市的商業鉅子出現,他覺得他的人生又陷入低潮。他痛恨那些生意人,所有的生意人都是渣。 好吧,他知道這只是他的偏見,不過在你的人生被一個生意人給毀了之後,有這麼點偏見是很合理的。 在他陷入回想之時,他新請的接待員敲了敲辦公室的門,打斷了他的回想,她探頭進來說:「索餌,尼爾先生來了。」 他順了順頭髮,摸摸自己的絡腮鬍,才說:「請他進來。」 「你好,我是尼爾。」尼爾進來之後便客氣的向索爾伸出手。 索爾沒有伸出他的手「尼爾,你不是尼爾。」他很肯定站在面前的人是幾個禮拜前被他痛斥的集團負責人,艾爾。「我知道你是誰。林格集團負責人」 艾爾笑了笑,對於索爾不打算和他握手沒有感到半分尷尬的樣子。他放下自己伸出的手。「好吧,我不叫尼爾,不過我是打電話給你的人沒錯。你不能怪我想要低調一點,前陣子出了點事,最近的媒體追我追的非常緊。」 索洛當然知道艾爾指的是什麼事,身為Z先生,他剛好也是那件事的主角之一。 索洛有點驚訝看見萊恩出現在自己的辦公室內,他是第一次看見萊恩。 Z先生第一次見到l是在樓頂,他那時還不是l。他覺得一個仁被吊在樓頂還能這麼鄭定實在是挺不尋常的。 沒想到在他拒絕對方的要求之後,再次見到他,竟然是在再次聽到他的消息不,再次看見他時居然是他在工作崗位上。在他工作的偵探社。 「現在,來談談正事,你知道z先生吧?」艾爾搔搔頭,「我在說什麼,你當然知道。」 「我希望你們幫我蒐集關於z先生的所有資料。長期性的。像是他今天出現在什麼地點,做了什麼事,喜歡吃羅西尼牛排嗎?看不看艾倫脫口秀?」 「嗯…我知道大部分偵探社是不會過問客戶的隱私的,但是…你介意我問問你蒐集這些資料有什麼用途嗎?」 「這不是很明顯嗎?」艾爾聳聳肩「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你是說,你打算報復他?」 「怎麼可能?我為什麼要報復他?」 「因為他拒絕你的..告白?」 「喔~~那件事啊~~」艾爾看起來有點傷腦筋又有點尷尬的的樣子。「我知道他拒絕我啦,但又沒人說我不可以繼續喜歡他,對吧?」 「所以…這件工作?」索諾擺擺手。如果索諾不討厭艾爾的話,他會同情的饒過對方,讓他不至於說出令自己尷尬的話,可惜相反。 「嗯,你可以說我是在…追星。」艾爾臉皺成一團,掙扎著擠出話來。看來他也知道這把年紀還迷戀一個人到必須請偵探社幫忙做他的剪貼簿是挺丟臉的一件事。 Z先生有點不想接這個工作,他討厭艾爾。他除了討厭艾爾外,也討厭瘋狂的追星族,每次有人向他要簽名時他都尷尬的要死,如果他想當明星的話它可以去拍戲,而不是穿著緊身衣在空中飛來飛去。話說回來,也許他應該去買一套蝙蝠裝,穿上之後就沒人敢和他要簽名了。嗯…大家都怕蝙蝠俠對吧? 話又說回來了,這工作這麼輕鬆,他不需要花大把時間就知道所有關於先生的資訊,這樣他就有更多時間去當先生。加上如果拒絕的話艾爾也會找上別的偵探社的,讓艾爾待在他的眼下,他不但可以提供他錯誤的資訊,還可以順便折騰一下對方。尤其是他們偵探社已經很久沒有接到這麼大筆金額的案子了。再加上他也相知道l在搞什麼花樣,這樣便能掌握對方的動向,上想要在看見她呢?還是想要對付他? 所以還是接了。 好吧,那我們就一星期總結一次報告。 @公司 @第一次報告 @第二次報告 @ L在出公司時,被人挾持上了一輛加長型轎車。他倒是覺得自己有點倒楣,這陣子發生的壞事還是一個又多過一個,果然應驗了禍不單行這句話。車倒也沒開動,就直接停在路邊只是兩旁各有人有好大的一把槍頂著他,讓他想動都不敢動。 你就是L吧。對方帶點口音的聲音,讓L這個字像是愛爾一般。 有什麼事嗎? 我想問問你關於你新藥的事。 什麼新藥 別裝傻了 你的前任員工將他偷出來的藥賣到了我這,市場反應還挺好的,我要你幫我大量生產。 AP063是抗憂鬱症的藥劑,而且還沒有進行人體實驗,如果出了什麼意外… 別開玩笑了,我這不是幫你做了人體實驗了嗎? 可是如果將他當成毒品來使用,他沒辦法代替其他種毒品,即使大量使用,也無法抑制 那是你的問題, 「你知道我可以向Z先生求救。他八成聽的見我叫救命。」 「別傻了,誰都知道你和Z先生的過節,他不會理你的。」 這艾爾突然聯想到那個公主和魔王的故事:「你叫啊!叫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話說到底那個故事的結局是怎樣啊?艾爾沉思了好一陣子,才驚覺他居然將自己聯想成弱不經風的公主。艾爾頓時覺得他的男子氣概大損。 「嗯…我可以叫警察?」 「沒有用的,我們已經買通了Z市的警方,畢竟,比起你可以提供給他們的,你知道的,錢,我開的條件更讓他們難以說不,像是保證他們家人的人身安全啦…」他將左手做槍狀放在腦門上,發出開槍的聲音。 「別想了,給你一個月,我要看見你的誠意。」 艾爾覺得自己好像莫名的往邪惡壞蛋這條路邁進了。這可不是件好事,尤其是當你喜歡的人是超級英雄的時候。 @ 索諾一邊報告著Z先生的動向。「…在下午三點出現,將銀行搶匪逮住…」 「唉。」艾爾嘆氣。 「…向媒體透露他對甜食有難以遏止的熱愛…」 「唉。」 「艾爾先生,你如果不想聽的話,我可以拷貝一份檔案送到你辦公室去。」 「不,沒事,繼續繼續。」「唉。」 「說吧,我知道你想告訴我。」 「為什麼Z先生會討厭我呢?」 「這個問題你得問Z先生才行。」 「不,我是說,我有什麼不好的?我有錢,又英俊,而且又專情。」 「咳…」索諾還沒看見有人這麼自大過。「你有沒有想過是你的個性?」 「個性?」艾爾摸著自己的下巴「可是我脾氣還不錯啊?」 「個性。不是脾氣。」索諾捏捏鼻樑「你的朋友對你的個性有什麼評價?」 「嗯…我朋友不是很多…喔,拉娜說我是工作狂,還有像老太婆一樣多嘴,還有…嗯…」艾爾抓抓頭「好吧,我是有很多缺點,不過你得承認我還是專情英俊又多金。」 「哼。」索諾用鼻子噴了一口氣,瞇起眼睛仔細盯著艾爾看「對,專情英俊又多金。你有沒有想過,他的擇偶條件裡面可能不包括這三種特質?」 「誰的擇偶條件能不包括這三項呢?你去路上隨便抓個路人問,他們大概都會要求其中一項。」 「咳,你說的對,嗯,說不定他結婚了?」 艾爾搖搖頭。「沒有女人會讓自己的老公穿著緊身衣在外面亂跑。」 「他可能不喜歡男人?你要知道異性戀還是佔人類的大多數。」 「他穿著緊身衣耶!我想那說明了他的性向。」索諾這時痛恨自己不是穿著緊身衣的異性戀。 「前提是他是人類。你知道嗎,就憑他擁有那些異能,我猜他八成是外星人。」他決定將自己描述成未知生物。 「外星人?怎麼可能?外星人不是都應該綠油油的…喔,不是所有外星人都是綠油油的,我有看星際戰警。」 「對,就我們所知,他很有可能是貌似人類的無性生殖外星人。」 「無性生殖?可是他穿緊身衣的時候下面還挺大一包的。」索諾有點痛恨自己為什麼要選擇穿緊身衣打擊犯罪了。 「這很難說喔,說不定在他鼠奚處的東西實際上是他的大腦。」 「那他腦袋裡裝什麼?」 「我不知道,三酸甘油脂?」 艾爾皺著眉頭似乎在想像索諾描述的畫面。「天啊,你嚴重破壞我了腦中Z先生的形象。現在我一想到Z先生就會浮現脂肪腦和大腦皮質蛋蛋。」 索諾聽艾爾這麼一講也忍不住發抖,他也把自己的形象破壞的太嚴重了。 「我要走了。免得你繼續破壞我心目中的Z先生。」艾爾邊走邊喃喃念著「大腦皮質蛋蛋…」 @ 艾爾在為藥品的事情煩惱,和索諾聊天讓他心情變的比較好,但就算鎖諾再神通廣大也不能在這件事上幫的上什麼忙,像是找到Z先生來幫他解決這個難題對吧?他決定直接面對大老。 它讓司機載著他來到大老經營的賭場。 @ 「觸手。」艾爾一進到索諾的辦公室,還沒來得及坐下便脫口而出。 「什麼?」 「我說我喜歡觸手。」 「所以?」 「你覺得Z先生會有觸手嗎?如果他是外星人的話。我不介意有一個綠色觸手的Z先生。」 「觸手?他的觸手要藏在哪裡?」他看著艾爾的臉想從他的表情看出他在想什麼。「喔!那裡?大腦皮質蛋蛋那裡?可是那裏不是已經被大腦皮質佔據了嗎?」 「不,我是說大腦皮質還在大腦裡可是有綠色觸手的Z先生外星人。」 「為什麼是綠色呢?皮膚色不是比較正常?」 「因為說到外星人就想到綠色。皮膚色就…不像外星人了啊?」 「所以?你要一個有綠色觸手的Z先生幹麻?」 「嗯,應該說他可以對我幹麻。嘿,我不介意他給我來個肛門探測。你懂吧?」 「喔~~拜託,別說了,你會害我晚上作惡夢的。」 「好好好。說說這禮拜Z先生又幹了些什麼。」 「他星期一單槍匹馬進入火場救人。」 「嗯,所以他防火囉?」 「這很重要嗎?」 「這麼說吧,如果我有機會和他來個SM性愛的話,我就不用擔心蠟燭會燒到他了。」 @藥品交易合作愉快 @報告,艾爾煩心,索諾有點擔心,黨派勢力的轉移 @艾爾又被堵另一派,要求提供藥品 @你提供給大老B?你也說過的,我只是個生意人,誰要我也只能給他,我沒有說不的權利。 @兩派有小摩擦,情勢緊張Z先生觀察 @兩派談判,破裂 @艾爾加油添火,擋住兩方藥品 @兩方暗殺,雙敗 @街頭激戰,艾爾要警察越晚到越好,Z先生介入, @監獄,艾爾分別和雙方的高幹見面,保證會照顧他們。 @A派要求艾爾加入 你怎麼知道我。是A說的,他說你不喜歡人家知道你的身分,叫我一個人來。 底下的人不見得會聽我的。 沒有你我們就撐不下去了,大老突然走了,場子沒有人可以運作,就算B派沒來打擾我們也很難過,而且C派從鄰市紛紛來探口風,想擴展地盤。我們需要你的商業天份。 你最好處理一下B監獄裡的人,他們還在操控B的行動,他們可能會在我們嚐試站穩腳步的時候打擊我們。你知道的,最好是意外。應該沒有人想再來一次復仇血戰吧? 以後你不要直接來找我,打電話。 @B帶要求艾爾協助 你要知道我和你們沒有血緣關係。你們不是家族企業嗎?叔叔說你可以幫我們。而且我的親戚差不多都給抓入監獄去了,剩下在外面這幾些弟兄都不是叔叔的親信,隨時有叛變的可能。艾爾想這倒是個好消息,他可能可以收買掉其他的人。叔叔說你只是個生意人,我需要你支持我。我有什麼好處?條件隨你開?我要在獄中的A很久都不能出來。 好吧,我給你我的手機。 @Z先生追查槍枝,監獄發生謀殺。認為幕後黑手十分聰明。 @誰都知道是對方的人幹的,但我們沒有證據,而且我們的實力還太弱,如果這時再起衝突,只會兩敗俱傷,加上C還在觀察當中,我要你們以第五大街為界,避開對方。先除外患。 @發現艾爾的處境。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捲入這種混亂。」Z先生十分驚訝。 所以你不管藥品囉?我不是萬能的,人們想要惰落我也沒能力拯救他們。 「所以,你元全部瞭解他們的槍枝來源無關囉?」 他走進L的身前侵犯了他的客人空間l覺的有些透不過氣來。 「…當然沒關係我開的是科技公司可不是軍火商。」 「你在說謊,」z先生一把抓住l的領子將他提起來壓在牆上。 「你的呼吸和心跳都加快了這是說謊者的生理反應,還不老實招來!」 「並不是我說謊好嗎?是你靠太近了讓我起了生理反應!」, l低頭用眼神是一自己的褲襠腫了一大塊。Z先生將他放下來,卻還是將他壓在牆上,賺住的盯著l的眼睛, 「我不相信你。」他俯身靠近l的耳哆低語,溫熱的鼻息噴在l的耳上,它可以隔著襯衫感到z先生雙手散發的炙熱,以及他身上向是輻射般的傳來的炙熱體溫l覺得一陣暈眩,體內的血液似乎加速循環,讓他覺得全身暖洋洋的,他的感覺器官似乎更為靈敏,它可以感到布料磨擦著他的肌膚帶來的陣陣麻癢感它可以趕ˋ到自己的下身更硬了。 「相信我」,他抓住z先生的肩膀靠在他的耳邊說, 「任何事,我都能為你辦到。」Z仙身看著自緊身前的l似乎陷入失神狀態,眼皮半閤,兩頰發紅雙唇微張,他靠近對方說出用在一般罪犯身上十分有效威嚇的話語,l竟將他的話當成是戀人間的甜言蜜語一般,也靠近自己,說出絕對是甜言蜜語。Z先生不知道自己是著了什麼魔,他用大腿抵住l兩腿間的硬塊,不斷的磨蹭整個人壓在l身上, 「那告訴我實話」,l一陣哆嗩, 「我從來沒有對你說過謊,」 「那你是真的不知道槍枝的事?」 「對,不過,你…要我幫忙查的話我可以四處問問看,只要你一句話…」 l呼吸急促雙眼闔上,艱困的吐出這些話。 「嗯…你是不是知道我的秘密身分?」z先生突然話鋒一轉l不禁睜開眼嗯,這個嘛…看見l似乎有意迴避這個話題,她抬起自己的大腿磨蹭了l的褲襠,嗯,l布金發出呻吟,我…我不能百分之百確定…不過我蒐集的資料比對之後,很有可能…你很有可能是…只是我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所以我還是有弄錯的可能,我有辦法查明,但我不想,我想聽你親口告訴我。Z先生不知味合感到一陣怒意。如果不是同一個人不是更好,反正我不喜歡你,你可以去追求另一個人。Z先生邊說邊用大腿磨蹭對方的下體 「不…我喜歡..喜歡…喜歡…。」L開始沒有調理的重複自己說的話然後他渾身一顫,兩手緊緊抓住z先生的手臂靠在他胸口哼了一聲便全身發軟攤在z先生身上,過了一會,l才抬起頭親親的吻了z先生的臉頰。你喜歡我。Z先生震驚的推開l然後就飛走了。Z先生很震驚,他知道他的確喜歡l,l人聰明又幽默,和他相處久了很難不喜歡對方,但剛剛那是怎麼一回事,他居然頭腦發熱到強迫l射在自己的大腿上,居然,他覺得自己臉真是丟大了。 L感到十分愉快,雖然他下半身濕濕黏黏的挺不舒服,z先生喜歡他, @ 報告 隔了幾天才又見到索諾,一如往常的,報告Z先生的動向。看著索諾司副莫不關心的神情,自己彷彿只是他的顧客,L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搞錯了。難道Z先生和索諾真是兩個人?。 還有事嗎? 它到底應不應該追問他呢?可是他自己都已經說要他親口說了,這時候問簡直就是自打嘴巴於是決定不問。Z先生說不喜歡他,這是表示他還沒打算接受他的意思囉?所以他還不打算透露自己的身分?還是偵的他們不是同一個人啊? 索諾盯著眼前的L,對方在發呆。這件事從沒發生過,L和他相處時總是全神貫注,像是怕遺漏了什麼細節。然後對方又抬起眼來,似乎很不高興。Z是偵的不喜歡他嗎? @詢問資料。發現是某軍火商流出。還是C派? @Z,你要的資料。 叫我Z先生 我們都這麼熟了 @事情意外快速的解決,Z先生半夜闖入總部,將蒐集來的資料交給警方。 @Z和艾爾碰面。結局。 所以,我們算是在一起了嗎?哼。我還是很討厭你。 你知道嗎,那絕對是迷戀。但是當我認識你之後就不是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