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莫名生出的翻譯和美漫的心得(主要是我想貼奇怪的截圖)
  • 238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翻譯][Cable&Deadpool]What's wrong with Wade? byhyperactivator




那是在二月底而偉德沒有醉倒在床上。


他打從心底知道他有些不對勁。他每年在這段時間裡通常都醉的站不直了。自從有記憶來他一直是這樣的。他想那是他的傳統。他唯一的一個。每個認識他的人也都知道。


這就是威索為什麼沒有打電話給他。他得記得將威索的名字從「要殺的人」名單上劃掉。他會的。


在他塗上口紅之前。


然而今年他沒有強烈難忍的焦急慾望將一瓶傑克放在他的嘴邊然後花上整整四到五天躲在床上。當然!這是最合理的解釋。也解釋了為什麼他花了這麼久才想到。


他在情人節時總是一個人(愚蠢的禁足命令),變的很沮喪因此喝的很醉讓他一個禮拜後還記不起任何一件事。該死的他還錯過了所有他最喜愛的節目。但今年他記得這周放映的每一集狗語者。(Ceaser的口音和堅定的善良讓Bea覺得物超所值)但今年他有一個情人。


一個時空旅行、心電感應、心電傳送、有機科技病毒、想成為救世主才剛剛在二月十四那晚,被肉桂捲蠟燭(他發現它們吃起來沒有聞起來好)環繞著好好的(事實上應該說壞壞的)幹了他整整45分鐘28秒的情人。


想到那甜蜜的一晚讓他的大腦釋放了所有正確的化學物質。嗯嗯嗯內特。現在那個奇怪的相稱的X-Man定期的挑起他的性欲讓生活變的如此美妙。威索甚至說他幾乎要發光了。


他的清醒充分解釋了為何多嘴的傭兵噗的一聲倒在床墊上。天色已晚他明天還有工作。


然後他童年的一幕。突然闖入他的腦中。少了他寶貝的白髮愛人的心靈治癒他永遠不會記得的一幕。


偉德那時大約十三歲。當他們加速駛過後巷,他呆滯的盯著窗外時,他的雜金色頭髮在遺傳和髮膠的作用下違反地心引力的矗立。他的肚子還因為醫生使用的凝膠而發冷。


他的父親甚至也比平常冷淡。他會被處罰嗎?又不是他想就能改變這件事。


保險不負擔消除這…問題的手術。


他父親陰森沉默的在他身旁盯著前方表情嚴肅臉還有些發紅。一如往常。他恨死了。


他感到一股衝動想用髒話和抱怨填滿整車的沉默壓迫。


就在他開口顯露出他才剛變聲的聲音之前(讓他能裝作他母親然後裝病去玩球的聲音)他父親說話了。臉還是一樣嚴肅的盯著前方他開口說「這沒什麼大不了的。」


偉德即使在這種年紀也很難得的被嚇到說不出話來。他的父親斜斜的看了他一眼又把視線轉回到路況。


「事情可能會更糟。我聽過關於這種事的一些恐怖故事。總的來說你還算幸運了。只是一年一次。沒什麼你不能學著應付的。」他轉頭難受但安慰的對偉德微笑「你仍然是我兒子。」他說著將手放在偉德小小的肩上,在他把手放回方向盤前在那停留了一段時間。


車裡的沉默不可思議的漫長直到他父親再次說話。


「當你想到那個‘老掉牙的軍中笑話’這只是另一個避免進監獄的理由。」


偉德的臉皺緊不可思議的看著他的父親。在看見他兒子的表情後他的微笑變成了嚴肅的皺眉。「等我們到家後我會教你怎麼捅人。」


之後一路上平靜無事,偉德看著店家貼上聖派翠克日的特價標誌。


回憶恐怖的完整讓致命的僱傭兵偉德感到一股搶劫街尾藥局的衝動。


等他掐完他的杯子蛋糕在說。


嘿也許現在他們會讓他加入X戰警了。


tbc


-----------------------------------------------------------------------------------------------------------------------------------------
Deadpool's Problem part 2
作者:hyperactivator
分級:PG-13
警告:Crack and slash not beta'ed
網址:http://community.livejournal.com/cabledeadpool/8276.html


 

當內特正要滑進浴缸時第一個射擊物擦過他的臉頰。從速度以及如果他沒低頭的話會擊中的地方作判斷,他知道自己有危險。對世界領導者和X-man來說,今日是漫長艱困的一天。預算該修改了而且他因為試圖招募一個威斯康辛獸形變種人的抓傷還在發癢。然而他還沒有放棄。這女孩是他從未見過的厲害而且自從當當死後她變的很有空。


無論如何重點在於他現在沒那個心情應付暗殺行動。本能反應下未來戰士一滾形成防禦姿勢拿出藏在順著浴盆鋪設的紅色磁磚下的等離子手槍(沒時間拿毛巾下的榴彈發射器了)。


不害羞還甚至有點驕傲於自己裸體狀態的內森桑默斯快速的站至他駭人的高度並毫不費力的用心電防護罩擋下了從環繞著他私人浴盆的濃密樹叢中丟向他的尖銳白色棍子。「給我出來!」他大聲的吼道。


「你為什麼攻擊我?!」因為莫名的原因他不太能掌握住暗殺者的心靈。


「把它們撿起來你這混蛋。」這句話從一棵無花果樹上由一個熟悉的黛咪摩爾聲音生氣的說道。


「偉德!?」Cable感到不可置信。自從他替偉德的大嘴找到更好的用途的那天後他就沒試著殺他了。


「你該死的有什麼毛病啊?」他對著樹開搶使得一個穿著紅黑相間服裝的人影從樹上跳下落在空地上。


「混帳小心點。你現在可不會想傷了我。」


「那又是為什麼,威爾森?還有老天爺啊那是什麼味道?」


「尿。」傭兵抽出槍儘其所能嚴肅的將槍對著Cable。


他們現在都拿著槍對著彼此了。勢均力敵。


「現在撿起來。」


內特作噁的皺著鼻頭說:「偉德我才不會去撿才用來殺我還有尿在上面的東西。抱歉這不是我做風。所以你就告訴我你想幹麻我就可以決定是要拿出按摩油還是榴彈發射器。」他挑起一邊淺色的眉毛然後嘻笑道。「或是都拿。」


「你就把它撿起來。」偉德看起來很疲倦的將槍放回槍套中。


覺得比較放鬆後內特將等離子手槍放在浴缸旁彎腰撿起其中一隻小塑膠棒。仔細一看內特才驚訝當東西扔向他時,他沒認出那是什麼。但話又說回來了,他從沒見過有人會削尖特地使用這個物品當作武器。(當然不包括疤眼,但那是可預期的。)


「偉德?」


「什麼事,內特?」


「這是誰的尿?」


暫停了一下。一陣不自然的沉默。


「我的。」


「偉德別開玩笑。我是認真的。」


「內特我這次可沒開玩笑。這也是我第一次這麼認真。」


當偉德靠近時將面罩摘掉。棕色對上藍色的眼珠。


「偉德這是不可能的。一定是有人為了某些理由想騙你。」


「不不是。我知道這是真的多虧你神奇的變種人精神記憶修補我終於記得為什麼自從我十二歲後到了情人節我就得在床上躺上一個禮拜的原因。」偉德現在靠的非常近。


而內特在這個傭兵抓住他的高科技有機手將其放在他肚子上時僵住。邊笑邊抖的偉德設法邊笑邊說出了「我就跟你說我是變種人。」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